v

作品目錄
全部作品
全部作品
全部作品(395)
創作年代
創作年代
 2014(2)
 2013  (1)
2015(36)
2014(32)
2013-2014(4)
2013(31)
2012(21)
2011-2014(2)
2011(51)
2010(45)
2009-2011(2)
2009~2010(1)
2009(54)
2008(11)
2007-2014(1)
2007-2013 (1)
2007-2011(1)
2007(2)
2006-2014(1)
2006-2010(1)
2006(11)
2005-2014(1)
2005-2012(2)
2005(1)
2004(9)
2003-2014(1)
2003-2013(1)
2003(16)
2002-2012(1)
2002-2011(1)
2002(6)
2001(5)
2000-2014(1)
2000-2010(2)
2000(10)
1999(8)
1998~2004(1)
1998(5)
1997~2005(2)
1997- 2013(1)
1993(1)
材質分類
材質分類
油畫(395)
作品主題
作品主題
B.A. (1)
C&L(1)
JH(1)
JPC(1)
O七亞維儂(1)
一個故事(1)
之後 After(1)
戶外內心戲(1)
王冠馬哥 II(1)
王冠馬哥I(1)
母子(1)
白背心粉紅底(1)
白背心與綠沙發(1)
白椅(1)
吊帶男(1)
池邊女(1)
我的朋友杰弘(1)
男子側面像(1)
貝納(1)
延展的坐姿(1)
花冠(1)
花洋裙的下午三點(1)
花背景XW(1)
紅帽潘(1)
粉紅底(1)
粉紅底肖像(1)
粉紅背景牛仔褲(1)
粉紅蒂埃里(1)
條紋毛衣(II)(1)
條紋牛仔男(1)
條紋與粉紅(1)
條紋褲 III(1)
條紋褲與綠椅子 (1)
淺綠底肖像(1)
淺藍底肖像(1)
深紅底(1)
畢黛麗夫人(1)
黃底肖像(1)
黃花男(1)
黃背景TF(1)
黑底紅花布(1)
黑帽(1)
黑褲男(1)
黑貓穿靴子(1)
黑貓戴墨鏡(1)
暗底肖像(1)
聖巴斯提亞諾0924(1)
鼓手卡羅(1)
凳子和鞦韆(1)
綠色摺疊床(1)
綠室(1)
綠背景肖像(1)
藍底肖像(1)
藍帽(1)
藍綠底肖像(1)
辮子男(1)

藝術家
魏禎宏 Xavier Wei 1966


敦煌畫廊

台北市大安區青田街8巷12號(蒙藏文化中心對面)
Tel:(02)-2396-3100.
開放時間
13:00~18:00(週一公休)




台北市青田街8巷12號
(蒙藏文化中心對面)
諮詢請洽
e-mail:
caves812@gmail.com








Google Map
藝評
人體好好看
人體好好看  文│吳克希 
看來看去,人體只會朝兩個不對稱的方向發展,要麼淫逸,要麼當靜物。
魏禎宏的畫尤其如此。

之所以不對稱,因為當肉體一動起來,從來就不會只是單純的「動」物。
由於我們的情結、含蓄、ㄍㄧㄥ,所以不管多麼平常的走動或舉手投足,甚至
坐在那裡不動,只要仔細看,都能看得出淫逸。就像被魯迅揪出來的浮想連翩
:短袖子→白臂膊→全裸體→生殖器→性交→雜交→私生子。事實也的確如此
,滿街的人,不過是雜交的結果。

但是當身體靜止了,無所顧忌攤開來的時候,就因為它曾經動過或可能會動,
所以反而時時處在一種不穩定的狀態,格外讓人提心吊膽,覺得這樣的靜物居
心叵測,就像王家衛的名言:「女人的腳是最性感的部位,拍得好就有味道」
。這樣的靜物其實不靜,反而成了最潛在的動物。這種潛在性格,足以讓人體
靜物成為最強烈的暗示或恫嚇,像金光閃閃的佛身、化妝品廣告的裸妝豐唇或
皮膚葯廣告裡的爛腳趾,或Gunther von Hagens那種揭露真相的人體世界。
於是只要一看到人體,我們的念頭便開始在淫逸和靜物這兩極之間嗞嗞作祟,
不斷生出更多的曖昧,更糾結的張力。

看魏禎宏的畫,幾乎是在看自己的心理流程,像那些欲蓋彌彰的遮掩,或欲彰
彌蓋的裸露。
又比方說閉著眼睛的人頭像,聖潔得近乎冥想與死亡,卻反而突顯了無路可出
的慾望:由於沒有眼神的出口,慾望看來更像是被監禁起來的騷動。而一系列
橫陳出來,又是眼波橫、眉峰聚,形成一種連緜的山水。少了眼神的干擾,感
情也還原成了結構。絕對不是入禪或解脫,而是靜物之所以是靜物的必要的遁
形。

還有那些夾在二度與三度空間中的大肌塊、巨人般的手指與腳爪,卻得攀附在
椅子上才不至於滑下去,甚至連椅子或支撐都消失了,只剩下懸浮的坐姿或臥
姿。普遍淡漠的表情,讓人想到「樂而不淫,哀而不傷」那一類矛盾的修辭。
可是突然又長出一對火眼金星,雷達似地若來若去,像不懷好意的監視攝影機
。

人的形體在這裡又有一種退化的傾向,蜷曲成胚胎的姿態,不然就匍匐地爬向
蠑螈,特別令人感到那種潮濕而緩慢的蠕動。屢屢缺席的中景,斷然隔開了前
景和背景。為了彌補這樣的斷然,前景的肢體漸漸浮沈了起來,開始有種水底
的、緩盪的擺動。但畢竟還是好手好腳的身體,沒有令人擔心的變形。這又令
人不禁懷疑,這些人體究竟是在回溯先祖,還是處於突變前的臨界時刻?也許
根本就是另一個方向,不管願不願意,人只能朝著幽浮物種進化……

似乎也只有透過這樣的來回拉扯,人體給人的緊張感才可能完全鬆弛下來,擺
脫一切暗示,成為最終的靜物。先前激發出來的種種情緒,也經由不斷的細分
和譬喻,逐漸還原成了力矩和向量。所以關於身體的一切藝術,只要它夠透澈
,必然會成為物理。也只有物理界的色情才是更天真、更大無畏的色情,就像
還在爬的小貝比第一次發現了性器,小小的啟蒙撞開了生命的吊詭,自己玩得
很開心。

這是非常原始的開心。


     Copyright 敦煌畫廊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訊丞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