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作品目錄
全部作品
全部作品
全部作品(395)
創作年代
創作年代
 2014(2)
 2013  (1)
2015(36)
2014(32)
2013-2014(4)
2013(31)
2012(21)
2011-2014(2)
2011(51)
2010(45)
2009-2011(2)
2009~2010(1)
2009(54)
2008(11)
2007-2014(1)
2007-2013 (1)
2007-2011(1)
2007(2)
2006-2014(1)
2006-2010(1)
2006(11)
2005-2014(1)
2005-2012(2)
2005(1)
2004(9)
2003-2014(1)
2003-2013(1)
2003(16)
2002-2012(1)
2002-2011(1)
2002(6)
2001(5)
2000-2014(1)
2000-2010(2)
2000(10)
1999(8)
1998~2004(1)
1998(5)
1997~2005(2)
1997- 2013(1)
1993(1)
材質分類
材質分類
油畫(395)
作品主題
作品主題
B.A. (1)
C&L(1)
JH(1)
JPC(1)
O七亞維儂(1)
一個故事(1)
之後 After(1)
戶外內心戲(1)
王冠馬哥 II(1)
王冠馬哥I(1)
母子(1)
白背心粉紅底(1)
白背心與綠沙發(1)
白椅(1)
吊帶男(1)
池邊女(1)
我的朋友杰弘(1)
男子側面像(1)
貝納(1)
延展的坐姿(1)
花冠(1)
花洋裙的下午三點(1)
花背景XW(1)
紅帽潘(1)
粉紅底(1)
粉紅底肖像(1)
粉紅背景牛仔褲(1)
粉紅蒂埃里(1)
條紋毛衣(II)(1)
條紋牛仔男(1)
條紋與粉紅(1)
條紋褲 III(1)
條紋褲與綠椅子 (1)
淺綠底肖像(1)
淺藍底肖像(1)
深紅底(1)
畢黛麗夫人(1)
黃底肖像(1)
黃花男(1)
黃背景TF(1)
黑底紅花布(1)
黑帽(1)
黑褲男(1)
黑貓穿靴子(1)
黑貓戴墨鏡(1)
暗底肖像(1)
聖巴斯提亞諾0924(1)
鼓手卡羅(1)
凳子和鞦韆(1)
綠色摺疊床(1)
綠室(1)
綠背景肖像(1)
藍底肖像(1)
藍帽(1)
藍綠底肖像(1)
辮子男(1)

藝術家
魏禎宏 Xavier Wei 1966


敦煌畫廊

台北市大安區青田街8巷12號(蒙藏文化中心對面)
Tel:(02)-2396-3100.
開放時間
13:00~18:00(週一公休)




台北市青田街8巷12號
(蒙藏文化中心對面)
諮詢請洽
e-mail:
caves812@gmail.com








Google Map
藝評
身體的探觸─魏禎宏個展

身體的探觸魏禎宏個展  吳克希

五年級中段班的魏禎宏出身東海美術系,當完兵後,遠赴巴黎美術學院深造,開始長年旅居法國的創作和打工生涯。認識他的人都叫他「寶寶」,有時乾脆只叫「寶」。叫這個綽號的人,多少也有些寶里寶氣或孩子氣,在他身上尤其如此不只是說話方式和舉止讓人覺得他童心未泯,再看到他停不下來的驚人創作量,簡直是小孩子的任性,我就是要畫啊,沒什麼道理的。

這是真相,也是假相。聽他談創作、看人看事,又別有一種世故的精準。簡簡單單幾個字,見心指性,不過也不懂得嘲諷,甚至連感嘆也不像感嘆,只是單純的感覺和開心,很有福氣的。跟他的畫一樣。

這次他帶回來的作品同時在三個地方展出。小幅用寄的,大幅的自己扛回來再裱起來,還是他一貫涼鞋和背心的打工精神,離尊貴的藝術家遠遠的。「敦煌這批是我的嚴肅之作」,說完了自己先咯咯笑起來,不怎麼不好意思。

敦煌畫廊此番展出的作品,可以看成是他近十年來的創作回顧。他畫人,而且是大塊大塊的肉體,大顆大顆的頭,把畫面填得滿滿的,幾乎要把框框繃裂。但那些被框得不得舒展的人,卻私毫沒有幽閉恐懼感,反而有點無所謂,自得其樂,像視訊自拍,把一些細微的表情放得很大,纖毫畢露。盯著看久了會有點恍惚,彷彿只看到了姿態,肢體反倒淡薄了,或只看到了表情,卻忘了臉。

最早的一張來自於上個世紀的最後一年。「愛情故事」算是風格中的異數,人難得小得如此謙卑。橄欖色的草原上,公仔般的兩個人,躺在地上的男生身上長滿了鱗一般的小花,立著的女生則任由小花醍醐灌頂,或氣泡似地升天,只捻住一朵當信念。淡淡的五官不見濃情蜜意,只是接受了這樣的情況,也不委屈。講的不是愛情,而是愛情背後的故事。想到一起經歷過的轟轟烈烈,也沒什麼好誇耀的,只是靜靜的、遠遠地看過來,像塔科夫斯基的場景,又有日劇的夢幻,還撿了這麼不張揚又舒服的配色,愈發遙不可及了。

「林中湖畔」裡大面積橫陳的男體,照樣在夢裡捻花。捻花微笑是畫家鍾愛的主題,跟那個最出名的佛的典故無關,不過大概又有些相干。其實只是最原始的喜歡,跟克羅馬隆人一樣愛花,於是花痴起來,但又是神智清明的,終於成為儀式性的象徵。和林子裡細密、幾近工筆的花草比起來,人體顯得模糊粗糙,大剌剌的,像用就地取材的石頭鑿成的,還沒細磨過,也來不及了,因為已經完成了。神情被凍結在天地之間,林中深處,只等著被藤蔓湮沒,回歸自然。後面的兩丸人尤其像在抓魚的北極熊,想到那些野獸派,不再能夠駭俗了,所以安份做點小本生意,漁牧農林,倒也很怡然。

0203年的畫風讓人想到他90年代的幾幅作品,卻又多了一種漫畫般的類型化。像漂亮的「白袍子」,衰尾道人的神情,沒睡飽,也許剛吸了一管,眼睛紅紅的。不過一切都還可以重來,沖完澡,又是嶄新的一天,披上運動白袍,幾乎可以聞到他身上苔蘚調的古龍水。「夜窗」裡的裸男,被窺得很正大光明,突然,有什麼東西叫女子轉過頭來,有希區考克的張力,卻非關驚悚。

「兩張椅子」是坐姿系列中的一張,無辜的身體坐在椅子上,擺弄出各種動作。強而有力的肌塊,卻征服不了自己的情緒,只能在突如其來的發作中扭曲。

「海邊舞會」是少見的群像,畫的時候大概想到了馬戲團,法國畫的最愛。皮娜‧包許的舞者靜了下來,來不及的就先停格一下,露出面目不清的幽默。不論男女都有極其發達的粗手粗腳,還是石器時代的健康,大無畏的,不必小心翼翼做美白。「我很喜歡畫手跟腳,畫得很大,因為那是肢體最有表現力的部份。」

「協奏」看來夠gaycamp,有志一同的同志,帶點E.T.相,現身健身房的三溫暖還是游泳池畔,其實背景只是平常的廚房、樓梯間和空屋。也許不過是室友,或不相干的兩個人,然而是「協奏」,所以一定有些地方對位了,和絃了,不管音程和諧與否。這差不多成了一切人際關係的隱喻,冥冥中有註定,合拍或討厭,多溝通也不濟事,像那些斗數或星座說的,貪狼坐命的牡羊座比較容易怎樣怎樣。

大約從04年開始,漸漸又出現了一種更洗練、更童趣的風格,「黑領帶」、「一朵白玫瑰」和「粉紅色背景」便是箇中樣本。清一色的簡單背景,頭好壯壯,有大頭貼的拼貼感,像畫家私底下一直進行的剪貼戲作。色澤鮮麗嬌貴,人體比例鬆掉了,但依然有型有款。衣衫也照樣不整,走的大概是混搭風,露出來的部位令人覺得幹嘛啊地奇妙,習慣了還蠻應該的。也有像A片那樣全裸的,酣暢的,毫無顧忌的,跟身體一樣不能自拔。比起精品廣告裡那些故做酷狀其實在賣肉的男女,的確是又高級又坦白的誘惑。

「我的巴黎朋友」則是「閉上眼睛」的延伸。這是一組還在不斷擴展的頭像系列,朋友只要願意被定型,都可以來這裡找到一席之地。壓克力的繽紛取代了冥想的厚重,眼睛開了,角度也360度了。把所有的臉排成一片,眼光在那些不懷好意的表情之間遊走,像坐上雲霄飛車,擋不住的暈眩。

但真正令人暈眩的並不是那些畫,而是我們的感官,我們的情緒,我們一廂情願的投射,都是我們自己的。只有我們是唯一的罪魁禍首。所以不管怎麼樣,撇開這些起起伏伏的感覺波動,也只能剩下一定的無所謂。就像畫家一張張丟出來,我們一張張看下去,互不相欠,又彼此勾引。

於是,快樂跟著堅決了。

 


     Copyright 敦煌畫廊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訊丞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