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參展藝術家
藝術家
藝術家
魏禎宏 Xavier Wei(71)
作品目錄
材質分類
材質分類
全部作品(71)
油畫(71)

展覽
20x20x100 魏禎宏 Xavier Wei
2011/08/26 - 2011/08/29
台北世貿中心一館


敦煌畫廊

台北市大安區青田街8巷12號(蒙藏文化中心對面)
Tel:(02)-2396-3100.
開放時間
13:00~18:00(週一公休)




台北市青田街8巷12號
(蒙藏文化中心對面)
諮詢請洽
e-mail:
caves812@gmail.com








Google Map
展覽首頁

聖賽巴斯提安@浴室閱讀魏禎宏油畫小品中的身體性與社會觀

 

撰文李思賢(藝評家、靜宜大學資傳系助理教授)

 

天下皆知美之為美,斯惡已;皆知善之為善,斯不善已。

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後相隨,恒也——道德經‧二章》

 

老子認為世間的萬事萬物都有互為正反的概念,既相互對立也相互依存;就像男女、日夜、好壞、善惡、陰陽、虛實都是。這種矛盾而客觀的存在,是極為普遍現象,因此共構了宇宙的永恆。就像道家的太極圖,渾圓流轉,黑中有白、白中有黑,並非一分為二的絕對。這個觀念不但直接涉入中國的美學、藝術之中,事實上也叮囑了我們不能對於對偶範疇過於絕對二分的看待;這是筆者觀看旅法台灣藝術家魏禎宏(1966-)作品時思想的直接連結,因為他的作品裡提供了許多讓人摸不著頭緒的曖昧,也真實地掀翻了人們在道貌岸然的社會道德規範下的禮教束縛。

 

古典新語的狀態

 

無論是油畫、素描或攝影,魏禎宏的作品總是帶有一股濃濃的詩意與誠摯古典情懷。在他的畫裡,厚實的功底下,隱隱傳遞著某種極為神秘卻又似曾相識的熟悉感;那種熟悉感來自於展閱西洋美術史的過往視覺經驗,一股說不上來確實也難以真正切分的被凝煉之後的藝術史的興味。這意味著魏禎宏高度攪揉了西方古典與現代繪畫的許多內容,包括視覺表象的技法、選用的題材,以及畫中所散發出來的內在韻味

 

從最古典的巴黎美術學院畢業的魏禎宏,筆觸間散發的盡是古典油畫裡最紮實的功力與厚度;在他那一幅幅以人體為主要表現的油畫中,體現了解剖學的高度掌握,也帶出了魏禎宏對自希臘以來的人體傳統的興趣和認同。技術和題材的興趣來自完整學院的訓練和創作慣性,而卻也恰恰在這種人體的內、外在掌握中,鋪陳了魏禎宏個人性格上的特質。而他最新近的聖賽巴斯提安》和《浴室》兩批小品的系列,雖然作品的尺幅與以往的創作相比相對輕巧,但卻是閱讀魏禎宏個人創作上對「身體性」這個概念很妥貼的述說,也在如此的身體認同與外在環境的交互關係下,如實地浮顯了作者的社會觀。

 

「聖賽巴斯提安」(Saint Sébastien)是一個西洋古典美術史中不斷被詮釋的角色,從早期文藝復興的畫家波提切利(Sandro Botticelli, 1445-1510)文藝復興的提香(Vecellio Tiziano, 1485-1576),到西班牙的矯飾主義(Mannerism)大師葛雷柯(El Greco, 1541-1614)都有相同題材的傳世佳作,而其中最知名的就屬同為文藝復興初期的曼帖納(Andrea Mantegna, 1431-1506)“St. Sebastian”。曼帖納現存於巴黎和維也納的兩幅聖賽巴斯提安〉,形象的塑造上都沿用了聖賽巴斯提安是一位俊美的禁衛隊長的說法聖賽巴斯提安寧被亂箭射死也不願從命而殉教的故事張力,因具高度想像空間而成了繪畫的重要題材,許多關於聖賽巴斯提安的作品,也都著眼在他健美的身軀但卻被多箭無情地射穿,因此而生的毀滅感的衝突和視覺震撼之上魏禎宏選用如此古典的角色來作為他創作的主題,無非也是受到聖賽巴斯提安悲劇性壯美英雄史詩的感召。

 

從過往的作品來看,悲劇英雄與希臘完人的結合,這種內在的戲劇性張力是魏禎宏所鍾愛的材料。在畫中,主題人物經常只是單一的個體,這種構圖在晚近200年的現代時期(Modern period)裡才較為常見(如席勒、羅丹);但魏禎宏卻往往將人物框限在一個看起來有些蹩腳的畫幅裡,促狹的窄小空間,主角只得扭曲或蜷縮著身體,有些搔首弄姿、故作姿態地在觀眾面前賣弄萬種的風情,這不僅是聖賽巴斯提安》系列主角的樣態,更是閱讀《浴室》系列最基點的出發。

 

性別詩學的擬態

 

自得其樂、滿足於自我身體的耽溺與讚賞,是魏禎宏作品給人的普遍印象;他不僅毫不避諱西洋古典繪畫中視為穢物的毛髮,更是將渾身肉體全然地裸裎呈現。從觀眾的角度而言,或許礙於道德禮教的規範,魏禎宏畫作中裸身人物既惺惺作態卻又無比自然,反倒挑戰了觀者的視覺忍受度。究竟是魏禎宏的畫悖離了道德、溢出了邊界?還是我們在道貌岸然的社會規範下過度收束了自己?

 

法國哲學思想家余蓮(François Jullien,1951-)《本質或裸體》(De l’essence ou du nu)一書中,將這個問題分為「裸體」(le nu)和「赤裸」(la nudité)兩個不同的概念層次,他說:「裸體並非渾然天成。赤裸與羞恥心皆是普遍性的;但裸體卻是有選擇性的。[…]裸體便是『事物本身』,它自我存在,它即是本質。」也就是說,人天生裸體,裸體屬於與生俱來的自然之事,而赤裸則帶有見仁見智的感受性眼光。「由赤裸到裸體之間,即是存在特具的張力。赤裸是『動物性』的。或者說,它並不『存在』,只能被感受,並且隨著我們對自身具有的動物性的拒斥而感受日深;它無情地阻撓我們想自其中脫離的渴望。更糟的是,它迫使我們面對自己,在自己的視線之下,看到自己的無法逃避。至於裸體,則富有理想性,它提供理念的形象(eikôn)」(桂冠,2004

 

通過上述的分析,我們將不難理解到觀看魏禎宏作品時的某些本質性問題。當他選擇以聖賽巴斯提安作為主題時,畫裡的那個「聖賽巴斯提安」有可能是魏禎宏在巴黎生活圈周遭的友人,卻更可能就是他自己。宛若變裝一般,在一個範圍極小的盒狀舞台中,魏禎宏開心地擬化自己,從身體的美感、肌膚的親澤之間,生發出對自我角色的認同,也因此《浴室》系列便顯得師出有名,極其合理。這種擬真的裝扮,讓人聯想到一部加拿大性別電影男情難了(Lilies/ Les feluettes, 1996)這部同樣以「聖賽巴斯提安」來貫串主軸的電影,有戲中戲的複雜結構,也有性別倒置與錯亂的交相拼合。而魏禎宏的油畫裡,有著與男情難了》裡的某些氣質和特質的共性,這種性別詩學的擬態,打散了人世間原有的男女二元對立的基本狀態,這也就是何以筆者於文章開頭時用道德經》切入論述的主要原因

 

「性別詩學」是上世紀甫自女性主義批評話語中浮現出來的新的學術名詞,主要的意義在磨合與消解長期來因兩性文化的二分而產生的論述的單一與歧異。原先西哲柏拉圖(Plato)以德為宗、強身為用,為了成為一個健美的完人而準備的「身體詩學」,亦成為延譯性別詩學論述的首要層次——身體。性別詩學主要是從人的性別為主體,「把性別特徵作為構成文本及闡釋文本的基礎範疇,作為文化建構中選擇主體的文化人格的重要維面。」(藝術文化學,北大)因此,當我們回頭望著魏禎宏畫中有著健美肌肉但卻帶著陰柔表情與姿態的男子時,「猛男」這個時興的暱稱突然間變得毫無意義,男性的沙文主體同時間也頓時消隱。雌雄同體的戲劇張力,以及由身體性所形構的文化論述,在魏禎宏的作品裡實際已然清楚地表達。

 

遺世獨立的樣態

 

解讀魏禎宏油畫人物的另一個要點,在於他那結構扭曲、非理性的構圖(反透視)以及充滿張力的戲劇性效果,其實都與16 世紀中的矯飾主義有著近似的特徵。魏禎宏畫中的人物姿態,讓人不自覺地聯想到葛雷柯的作品。葛雷柯的繪畫風格經常帶有很高的精神性和宗教情感,但色彩嚴肅凝重、造型扭曲拉長,筆觸也甚為放任狂肆,灰濛濛的整體調性,讓人感受有些許的不安與痛苦。從魏禎宏連結葛雷柯,絕非色彩的因素,而是某種扭曲的肢體,所形成的內在糾結的張力,又或者說,是一種生命的理想、信仰與救贖。長期以來的創作維持基本的方向與調性,對一位藝術家來說等同是他的生命態度與藝術信仰。

 

魏禎宏相信人(或說他自己)是一個全然獨立的個體,斗室間一男一女的依存關係或自我獨世,顯示的是魏禎宏處理人際的方式。他的單一人物,和常玉(Sanyu,1901-1966)孤傲的獨枝瓶花並無二致,只不過在色彩的運用上顯示了魏禎宏較為樂天和親和。魏禎宏很少在畫中處理背景的空間問題,畫中背景經常是以單純的反透視空間平塗處理,偶時看來卻也有些像主題後方的布景,也像主角人物出場演出時的舞台,這樣的表現體現了作者面對社會的態度,基本上是遺世獨立的。繪製於千禧年前後的《閉上眼睛》系列,其實就已經揭示了魏禎宏背對社會的生命選擇。然而這並不意味著魏禎宏的與世隔絕,因為在某些半邀請式的明窺與有意無意的被偷窺之間,暗示了一種似有若無和欲言又止的對外溝通的曖昧關係。

 

有趣的是,《浴室》系列中的幾幅男女共浴的畫面,這每對男女不交合、不交談,甚至是不接觸,各自安置在不相干係的安全位置上,僅僅在相互之間或是透過挑逗眼神的交相放電,或是閉眼獨自享受靜謐,就是少有面對觀眾;不與觀眾溝通的姿態顯而易見,也意味了魏禎宏建構自我私密天地的自我想像。這種既要有伊甸園的快樂與歡愉,卻又欲以保留各自的獨立,顯示了魏禎宏樂於陪伴但卻更享受獨處的性格。無論是聖賽巴斯提安》被亂箭掃射,或是《浴室》裡淋浴洗身的快樂,其實人物的表情很少是痛苦的,甚至我們可以聽到魏禎宏筆下的人物們因為享受和徜徉,平和且安然地在心底低哼著小曲兒的樂音。《聖賽巴斯提安》與《浴室》的小畫系列,玲瓏小巧的尺幅,極其隱私,也很閨房,像清宮皇帝擺放賞玩寶物的多寶格上的小玩意兒般,與魏禎宏其他正常尺幅畫作相比,有更多更準確的自我耽溺與嘻遊。就像他自己所說的,「一旦入迷過了頭,邊畫邊笑確實頗具自娛效果。」(創作自述:翻開新的一頁,tourner la page2010

 

魏禎宏是個戲劇張力十足的藝術家,骨子裡有悲劇英雄的自我想像、有面對自我創作時一絲不苟的嚴謹、有兼具雙性的細緻特質,同時又有獨立於世的曖昧與神秘。筆者與他相識逾20年,一直以為他的畫比他說起話來要清楚許多;他也曾用英國畫家大衛‧霍克尼(avid Hockney)寧可看一位藝術家的創作,也永遠不要相信他說的話的一段話來自我消遣的:「我覺得他說的真對!」以作為一位批評家的角度看,魏禎宏這位藝術家其實是頗值得期待和研究的。


     Copyright 敦煌畫廊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訊丞資訊.